• <menu id="qsekg"></menu>
  • 媒體報道News for us

    您當前的位置是:主頁 > 新聞聚焦 > 媒體報道

    媒體聚焦 | 扶貧,上?!败泴嵙Α钡莫毜浇涷?/h1>

    字體:      發布時間:2021-01-14     關閉本頁

    2020年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收官之年。
    防止返貧,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激發貧困人口的內生動力,比單純的物資幫扶更難,也更加立意長遠。
    上海擁有得天獨厚的科技資源、人才資源、文化資源,這些“軟實力”是否能在扶貧道路上發揮更多作用?記者前往曾經的國家級貧困縣貴州遵義務川縣,探尋更多未來的可能。
    來自上海的“黑科技”
    貴州,群山環抱。俗話說,“天無三日晴,地無三尺平”。
    遵義務川仡佬族苗族自治縣曾是國家級貧困縣,于2019年脫貧摘帽。
    貧困,首先源于山區的天然屏障。從縣城驅車前往海拔960米高的天山村。山路十八彎,個個都是發夾彎。極其陡峭的彎口,司機先剎車,再一個油門加速大轉,猛沖上坡。狹窄的硬化山路,如果遇到雙向會車,幾乎挨著幾厘米擦肩而過。
    盤山路驚心動魄:有土方車撞破欄桿,半截身子吊在山崖外;有集卡轉彎不慎倒向內側山壁;前方一處硬化路面,下方山體滑坡,已經凹空,只余路面勉強維持。
    如今,天山村仍有3000多人住在山上??λ固氐孛驳纳讲⒉恍钏?,村民們世世代代缺乏水源,仍然生活在山里的村民大多是老年人,他們每天從山腳下取水,一天兩個來回。家家戶戶修了水窖積攢雨水,但“望天水”放久了,并不干凈。
    脫貧摘帽,首先得解決飲用水問題。目前運用較多的方法是電提水,天山村也嘗試過。平均每噸水使用成本超過10元,調試時,電費消耗上萬元,項目被立即叫停——即便成功,后續很長時間,山區也用不起這么貴的水。
    那怎么辦呢?干部們不斷尋找方案,終于發現了一項誕生自上海的“黑科技”:自然能提水。
    對發明者而言,一切始于一場偶然。幾年前,在上海經營廣告公司的李林與兩位朋友前往云貴山區游玩。無意中,他們遇到山上的村民。“一走近,一股味道,衣服油光锃亮。”李林回憶。他們想起一篇國外論文,談及水的落差勢能可產生巨大能量,不用電,不用油,就能把水往高處送。但論文僅是理論。
    3人回到上海后動手試驗,耗費了幾卡車的廢銅爛鐵,試驗成功,獲得國家科技創新金獎。彼時,3人各有本職工作,沒當回事,更沒考慮市場應用。直到上海的領導干部看到后,立即提議:上海幫扶的貧困山區正好能用上。
    天山村山區施工難度之大超乎想象。首先是搬運材料,300多根6米長、800斤重的粗管需運送上山。挖機開路,遇到發夾彎,機器臂旋轉挖土,確保裝材料的貨車能順利過彎,貨車身后還有吊車,一旦發現貨車有滑坡跡象,立即牽引住它。如此3輛車的組合,花了20多天才把材料運上山。
    設備安裝更是難上加難。在山里,一袋沙比一袋米還珍貴。平地上簡單的動作,到了山上一切都變得不再簡單。人工抬不動粗管,電焊時需挖機、鏟車一起配合。300多根管子,一節節拼裝。山里哪兒來的電能?只好發電機一路跟隨。為了保障這么多工程車輛上山作業,另有2輛卡車,專門負責來回上下山,運輸柴油和汽油。
    施工炸路,常常伴隨局部山體滑坡,大石頭紛紛滾落,工程多次遇到險情,但團隊已習以為常。天氣不好時,只能停工。70多人在山上干了整整8個月。
    天山村山區的盤山硬化路,正是為自然能提水工程而建。修了約23公里,其中8公里幾乎全是毛路開挖。設備成本實際并不高,但土建成本、交通成本高達幾百萬元,預算超了不少。土建的施工團隊,全部來自當地;上百萬元的項目費用,大部分來自上海的扶貧資金。
    “如果沒有政府、相關部門、當地團隊的全力支持和付出,我們這項發明幾乎不可能落地。”李林感嘆。
    如今,即便有了硬化盤山路,每一次上下山,車輛失控、撞壁、滑坡,依然是家常便飯。付出那么多代價,肉眼所見的成果,其實就是一間幾十平方米的小設備房,毫不起眼。
    然而它背后看不見的技術,全中國獨此一家,國家專利多達六七十項。溪水深流處,23米的水流勢能,把水一口氣輸送到揚程700米的山頂。水,再從山頂緩緩流下,流向天山村的家家戶戶。
    如今,自然能提水工程僅在務川一縣就有8個。2019年底,上海援助資金并整合當地水利投資,在云南和貴州先后落地33個自然能提水項目,幫助解決8.2萬人生活用水、6.4萬畝農田灌溉用水和1.5萬頭大牲畜、10萬羽土雞飼養用水。
    每一批上海的扶貧干部,都對這項外表不起眼、背后吃苦多的工程情有獨鐘。它的美,是在村民們打開水龍頭的剎那,流水嘩嘩。
    “伯樂”和“千里馬”的邂逅,帶來獨一無二的解決方案。有人戲稱,這是飲用水的“上海方案”。
    來自上海的社區自治
    上海奉賢區對口幫扶務川。2019年7月,第三批援黔干部翁曄、林源從奉賢來到這里,分別掛職務川縣副縣長、務川縣扶貧開發辦公室副主任,任期3年。
    務川地處偏遠,曾經從遵義機場驅車4小時方能到達,這也是當地貧困人口集中的一大原因。如今建了高速公路,機場到務川的車程縮短到2小時內。
    穿過一層層隧洞,過收費站后,見到務川縣城的第一眼,是一座圓形天橋。四周現代建筑林立,紅綠燈閃爍,路面干凈筆直,時有機動車飛馳而過,與上海的街景高度相似。
    務川縣城近幾年發展迅速,城市建設處處仿若上海。當地人對那個遠方的“上海”熟悉又熱情。只要提及自己是從上海來的,當地居民就像對待遠方來的親人,分外熱情。
    大坪街道敬賢社區,是務川山區貧困人口的移民安置點。水泥路四通八達,地面劃線白得發亮。時有居民騎著外表統一的電動單車穿梭在路上。
    翁曄說,這是從上海引進的“共享電動單車”項目,深受居民歡迎。電動單車隨處可見,甚至有人每天騎著它接送孩子上下學。盡管項目未來也可能會失敗,但至少此時此刻,“共享經濟”的種子在這里發芽。
    李飄,曾是山區深度貧困村的村民,2年前,他們一家5口搬進敬賢社區的新房,面積約100平方米。獨立的廚房、干凈的衛生間、明亮的居室,讓人眼前一亮。但幾天后,他開始不自在:地面亮堂的瓷磚,踩個腳印看得清清楚楚;垃圾得倒進樓下的垃圾桶;還要交物業費。
    “明明是自己的房子,為啥每月還得向別人交錢?”不只是他,許多搬遷戶剛開始都想不通。“他們過慣了山里的日子,能理解”,社區干部們說。學習上海居委會干部的工作模式,敬賢社區干部也開始挨家挨戶走訪,了解居民想法,“一對一”講政策、做工作,不讓困惑“發酵”。
    這里的社區服務中心,與上海的幾乎一模一樣。一進門就是服務臺,社區事務被統一歸攏在此,條分縷析。黨建中心、睦鄰中心、社區服務中心多功能合一,還有閱覽室、文體活動室、聊天室、食堂等。
    經過一段時間磨合,搬遷戶們習慣了社區生活,社區干部又開始“出招”:開展就業技能培訓。李飄學了廚藝,湊齊幾萬元后,在家門口開了一家餐館。小館子環境干凈,口味地道,兩口子手腳勤快,贏得了不少回頭客,現在一個月能掙7000元。
    下一步做什么?翁曄指導社區干部,把上?;鶎幼灾谓涷?ldquo;搬”過來,著手建立一套激勵措施。
    比如,每次由社區服務中心發布社區活動,招募居民志愿者。做出貢獻的志愿者可按小時計分,累積的積分,可在社區超市等地方兌換購物優惠、物質獎勵,或其他服務內容。
    多么耳熟的做法。其背后正是深諳人心的上海社區管理模式——不能只有負面約束,也得有正向激勵,甚至市場手段。
    “把所有活動列一張表單,信息一目了然”“合作超市不一定直接給資金補貼,為他們引流,他們也有好處,可以有更多合作方法”“不僅超市,菜場、小賣部、理發店都可以發動起來,思路再開闊些”……翁曄一項項建議。
    激勵措施有個好聽的名字:“圓夢加油站”。最初,居民或許只是沖著蠅頭小利而來,但養成習慣后,就會形成社區志愿者隊伍。翁曄希望,由此培養居民們的服務意識、志愿精神,形成群眾自治和社會共治的良好氛圍。對社區有了歸屬感,搬遷群眾才能“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總面積約5平方公里的敬賢社區,下轄4個移民小區、2個行政組,易地扶貧搬遷戶9831人,占了絕大多數。社區有援建幼兒園“奉賢幼兒園”、務川縣第五小學、大坪衛生院、扶貧車間等。
    換句話說,搬遷群眾的教育、醫療、就業、居住,在社區約1公里范圍內全部可達。某種意義上,比上海的“15分鐘社區生活圈”還要便捷。
    來自上海的教育產業
    新建成不久的務川縣第五小學,有漂亮的教學樓、寬敞的操場、現代化教學設備。
    有些硬件甚至比上海的一些小學還好:走廊上統一安放熱直飲水器;機房、實驗室一應俱全;很多教室配有“智能黑板”,它是觸摸屏,邊上有個小燈,只要放上書面材料,內容就會在黑板上投影放大。
    這也是上海嗶哩嗶哩(即B站)和上海真愛夢想基金會參與共建的學校。
    教育扶貧,不能簡單停留在捐款捐物的“硬件扶貧”,更重要的是內容輸出。
    “這次與B站合作,也是看中其線上豐富的科普內容、文化內容,可提供更多課程資源。”翁曄解釋。B站副董事長兼COO李旎表示:夢想小學是一所看上去很“高大上”的學校,而B站的支持重心將放在學校軟實力的提升上,比如優質UP主資源、教師培訓、外出研學、支教項目和真愛夢想課程。
    課程首先需要一間“夢想教室”,它的布局不再像傳統教室,而是集平板電腦、圖書、多媒體設備為一體,對孩子別具吸引力。墻壁可擦可寫;桌椅能靈活移動、疊放升降、自由排布;閱讀區溫馨自在。
    由上海真愛夢想基金會研發的夢想課程首席顧問是華東師范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所長崔允漷,此外還有其他領域專家一起加入開發。課程主旨不是應試,而是素質教育。課本非常有趣,有《思維導讀》《理財》《安全教育》《規則與我》等。
    記者翻開其中一章“情緒智能”,題目是請學生寫出代表情緒的詞匯、畫一畫自己的天氣情緒圖、模仿動物叫聲、學會幽默等快樂催化劑,以此引導學生懂得面對挫折,調節情緒。
    此外還有“自尊自信”“創新思維”“轉敗為勝”等章節。就連上海家長非常喜愛的經典兒童圖書《野獸國》,也包含在系列課本中,并提供專業解讀。
    考核合格的當地教師被稱作“夢想教師”,只有他們可以給學生上這些特有的夢想課程。專業團隊定期為夢想教師評級,評級上升后的教師有資格培訓其他老師,以此類推,擴大當地的夢想課程師資隊伍。
    一位當地的校長懇切地說,教育幫扶不能僅靠支教,支教老師總有回去的一天。培訓當地教師,打造一支永遠不走的高水平師資隊伍,更加迫切。
    贊助企業如B站,將會承擔務川縣第五小學夢想課程的費用,包括硬件建設、后續的師資培訓、招募教師和運營支持等。
    與見多識廣的上海孩子不同,當地孩子此前在山里“自由生長”,不少還是留守兒童。搬到縣城后,他們需要補上綜合素質教育。所以,應試體系之外的內容,由學校統一安排、系統性上課,更具可行性。
    一位夢想教師表示,他們對孩子的教育目標,不是非要考上大學,或拿個高分,首先是學會“自信、有尊嚴地做人”。素質教育的稀缺性、重要性在貧困地區可見一斑。
    而見多識廣的另一種模式,是研學旅行。
    由奉賢投資建設的務川青少年研學旅行基地,為上海援黔最大單體項目??罩懈╊?,整座基地層層疊嶂,弧度蜿蜒,仿若山巒,出自上海知名設計師陳嘉煒之手。
    基地分為研學旅行區、生活配套區和室外拓展區。群山之間的足球場、籃球場,讓每一個到此研學的孩子,第一眼就歡呼雀躍,撒丫子奔跑。
    研學基地面向的一個重要人群,是貴州本地學生。他們大多選擇“半日營”或“一日營”,比如學習仡佬族特有的“拓印大貳紙牌”。還有上海東方綠舟提供的科技展示課,讓當地學生回味無窮。“我原本上課不愛聽科技內容,自從看了展示后,覺得特別有意思,開始感興趣了。”一位務川學生說。
    研學基地未來可做的不止于此。從研學課程、餐飲、住宿,可以向親子、公司團建、療休養、場地租賃、會務會展、旅游購物、地接服務拓展,“研學+”能帶動當地文化、餐飲、零售、體育、文創、現代農業、景區管理等產業聯動發展,增加人口就業和長效增收。
    扶貧干部們希望通過研學,盤活地理位置偏遠的務川風光和文化,讓它們真正變為可持續“造血”的資源。
    如何提供優質的文化內容,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如何成為產業,帶動一地經濟發展……上海提供了一種探索,也提供了務實、精細、意在長遠的經驗。
    專家對話:輸出更多上海“軟實力”
    記者:激發貧困人口的內生動力,比單純的物資幫扶更難。
    馬流輝(華東理工大學中國城鄉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扶貧工作可分“三步走”。
    第一步,打基礎。完善水、電、路、網等基礎設施。
    第二步,管眼前。在2020年這一時間節點,勞務輸出是短期有效的脫貧路徑。發展產業短時間內未必立竿見影,但勞務輸出可以。在調研中我們經??吹?ldquo;一人務工,全家脫貧”的標語。
    產業發展的益貧性非常明顯。但需新的觀念、人才、管理模式等各方面支撐。比如上海對口幫扶云南尋甸縣的過程中,機制創新,不再是直接給資金,而是提升貧困村的“造血”能力,給他們建造冷庫,為當地果蔬產業提供配套服務。
    在此過程中,村集體不僅能夠獲得出租冷庫的租金收入,還能為貧困戶提供就近就業機會。產業扶貧具有可持續性,上海在這方面確實有自己的優勢。
    記者:上海擁有得天獨厚的科技資源、人才資源、文化資源,這些“軟實力”如何在未來發揮更大作用?
    馬流輝:比如,久居深山的貧困人口搬下來后,可謂“一步跨千年”,直接從農耕文明過渡到現代城市文明。他們如何適應新生活?新問題如何解決?
    調研時,我們發現了“睦鄰中心”,它很好地緩解了這一難題。原來這個項目是楊浦區援建的。大家知道,“睦鄰中心”在楊浦的社區治理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所以,上海的很多經驗,若能創造性轉化加以運用,會讓貧困地區受益良多。
    記者:長遠看,還得靠教育。
    馬流輝:是的。扶貧的第三步,放長遠,通過教育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
    目前在教育扶貧中,大多關注義務教育,對職業教育關注不夠,尤其是初中畢業未考取高中、高中畢業未考取大學的“兩后生”出路,考慮還不多。
    我在調研中遇見過一個貧困地區的青年,通過上職校學廚藝成為廚師,后來在縣城開飯館,向老家的村民收土雞蛋、蔬菜等各種農副產品,漸漸形成了一條產業鏈,自己發展的同時也帶動鄉親們增收。上海虹口區針對云南文山州的“兩后生”,專門設計了職業教育項目,也是有意義的探索。
    2020年之后,絕對貧困已經解決后,生存問題將讓位于發展問題,滿足貧困人口更高水平的發展需求,防止返貧,將會成為后扶貧時代的主要課題。
    在這個階段,發揮市場的力量,激發多元社會主體參與,政府搭建平臺而非大包大攬,讓科技、文化、人才資源流動起來,上??梢蕴峁└嘟涷?,探索出更多可持續的扶貧模式。

    japanese50日本熟妇_中日韩精品视频在线观看_亚洲成在人网站天堂_成在线人免费视频播放_欧美可以直接看的a片